推荐资讯

如果你这样顺势把我拉过去我可能也不会拒绝不得不承认你也是个很

发布时间:2018-11-21 20:56 浏览:
 要是他现在打断凯斯帝林的话,恐怕后者一怒之下会直接把他从楼上踹下去。
 
    司机蹲在房间门口好几个小时,直到东方都露出了鱼肚白,凯斯帝林才衣帽整齐的从里面走出来。
 
    “大少爷。”见此,司机那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要是凯斯帝林再在里面多呆几个小时,那么这司机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焦虑的死掉。
 
    安然穿着一件睡裙,跟在凯斯帝林的后面,她的大眼睛里面隐隐有着泪光泛出来。
 
    “这是一场美丽的邂逅,谢谢你,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将会成为我毕生的回忆。”安然说道。
 
    “是的,这对我来说也是一样,如果以后再来华夏的话,我们再聚吧。”凯斯帝林转过身,和安然轻轻的拥抱了一下,然后便转身走进了电梯。
 
    进入了电梯之后,望着安然的那双晶晶亮的大眼睛,凯斯帝林点了点头。
 
    当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凯斯帝林的心里面不禁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那司机紧张的问道:“大少爷,您和刚刚那个姑娘……”
 
    凯斯帝林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之中的强悍压力让这司机瞬间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司机立刻把嘴巴闭上,不再吭声了。他本想问问大公子有没有戴套的,现在这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而当凯斯帝林的电梯下降到一楼之后,另外一部电梯也抵达了安然所在的楼层。
 
    安然一直靠在门框上,并没有关门,似乎是在等待。
 
    电梯门打开,苏锐从里面走出来了。
 
    安然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等在附近。”
 
    苏锐点了点头:“请我进去坐坐吧。”
 
    “请进。”安然侧侧身子,把苏锐带进了房间里面。
 
    房间里面的床铺很整齐,连褶皱都没有,完全没有一丁点大战之后的迹象,空气之中也没有任何异常的气味。
 
    苏锐微微的有点惊讶:“千万别告诉我,你们这几个小时里面都在谈人生谈理想。”
 
    安然给苏锐倒了一杯水,坐在了他的对面:“我的确是很想赚你这一万块钱,可我真的尽力了。”
 
    凯斯帝林竟然没上钩!
 
    这个结果很出乎苏锐的预料!
 
    安然之前的进攻堪称势如破竹,几乎要以节节胜利的姿态把凯斯帝林给拿下了,可是现在,她竟然说自己并没有完成任务。
 
    “我很意外啊。”苏锐喝了一口水,好奇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看凯斯帝林那样子,似乎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啊。”
 
    “可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安然说道:“我邀请他和我一起洗澡,但他最终还是选择在外面等着,并没有跟进来。”
 
    苏锐摊了摊手:“我非常意外。”
 
    不得不说,凯斯帝林这定力简直恐怖到了极点,本来都已经被安然撩拨的不行了,可到最后的关头,竟然又控制住了自己,真是不可思议。
 
    苏锐坐在长椅上的时候,还以为凯斯帝林已经破了处男之身呢,苏锐估计,他要通过这种方式,狠狠的释放一下自己心中压抑多年的情绪,没想到这个家伙的自控能力竟然强大到了这种份上!
 
    “我也非常意外。”安然挽了挽头发,笑道,“在我看来,很少有人能够拒绝我,可今天晚上,我竟然一口气遇到了两个。”
 
    现在的她完全看不出任何风尘的味道来,也不知道苏锐当初是如何识破这一点的。
 
    “你们两个都不是普通人。”安然翘起了二郎腿,说道,“你出钱让我去整他,我想,他口中那个很讨厌的人,应该就是你吧。”
 
    苏锐摸了摸鼻子,笑道:“说的没错,我应该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了,没有之一。”
 
    “谢谢你,让我认识了这么出色的男人,虽然我和他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我想,这会成为我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回忆。”安然很认真的说道。
 
    “凯斯帝林知道你的职业吗?”苏锐问道。
 
    “他应该不知道,在这方面,他的经验并不是很足。”安然也喝了口水,“我们就是坐在沙发上聊着天,还打了一会儿盹,简直纯洁的不可思议。”
 
    “这也让我很不可思议。”苏锐说道。
 
    凯斯帝林给了他足够的惊喜。
 
    “你们到底是做什么呢?”安然紧接着问了一句。
 
    “算是做生意的吧。”苏锐简单的解释道。
 
    “你们两人的嘴巴都很严实,不过我能隐隐的感觉到,你们都很厉害,厉害的不像话。”安然说着,站起身来,掏出了一沓钱:“任务没完成,我把定金还给你。”
 
    “算了,这钱你拿着好了。”苏锐摆了摆手。
 
    “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安然说道。
 
    “你还准备在这行继续做下去吗。”苏锐又问了一句。
 
    “这行业来钱快,但是名声不怎么好,说实话,我是想赚够了钱就收手的,可是,现在才发现,钱永远也没有赚够的那一天,而且我感觉,无论去做什么,赚钱的速度似乎永远都赶不上这一行。”安然摇了摇头:“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行业里面呆多久。”
 
    苏锐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并不是传教士,也不一定非要拉任何人上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苏锐对此是表示理解的。
 
    “凯斯帝林没说别的吗?”苏锐又问了一句。
 
    “他把他的手机号给我了,说我有困难可以找他。”安然说道。
 
    凯斯帝林的私人手机号!
 
    苏锐笑了笑:“你要知道,他的手机号,是多少人想要花天价都买不来的东西,这么轻易的送给了你,足以说明他对你是十分重视的。”
 
    天价都买不来的电话号码?
 
    安然并不认为苏锐是在吹牛,和凯斯帝林短暂的接触之后,她能够感觉到,对方真的太不普通了。
 
    苏锐能够这样说,也让她很是有些欣喜。
 
    不过,话锋一转,这妮子又说道:“可我是绝对不会打这个号码的,甚至这辈子都不可能打。”
 
    “为什么?”苏锐越来越有兴趣了。
 
    “很简单,这样至少能够让他还有个念想。”安然再度挽了挽头发,然后微微笑道:“如果我有事没事的都打这个电话来麻烦他,那么他可能就觉得我没意思了。”
 
    “这是个很聪明的做法,但可能会让你损失很多。”苏锐说道。
 
    因为,如果安然不主动联系凯斯帝林的话,那么后者可能一辈子也不能联系她,这个号码也就白给了。
 
    这个姑娘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但是她还是很聪明的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不,这是一辈子的投资,就算是一分钱的成本都无法收回,我也认了。”安然对着苏锐伸出手来:“谢谢你,给我一个拥有这种投资的机会。”
 
    苏锐摇头一笑,然后伸手和安然握了握。
 
    “如果你这样顺势把我拉过去,我可能也不会拒绝。”安然看着苏锐:“我不得不承认,你也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我的桃花债已经还不完了。”苏锐笑了笑,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
 
    “给我弄点吃的吧,然后我要回去了。”苏锐说道。
 
    “行,等着。”安然说着,便去了厨房。
 
    一夜没休息,苏锐有点疲乏,竟靠在沙发上面睡着了。
 
    等半个小时之后,安然轻轻的推了推苏锐,把他给叫醒了。
 
    “没想到你在我这里还能睡着。”安然笑了笑:“看来我能给你一种安心的感觉?”
 
    “可能是吧。”苏锐伸了个懒腰,睡了一会儿让他感觉到很舒服。
 
    安然指了指餐桌:“去吃饭吧。”
 
    这短短的半个小时里面,她竟还炒了两个小菜,煮了两碗面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