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千万记得先请个有学问的先生有这样的人物在身边指点着,你就不容

发布时间:2018-08-05 10:41 浏览:
杨千叶一脸嫌弃:“虚伪!”
 
    李鱼道:“真心话好吗?千叶姑娘,你见过美丽的花吗?它长在崖上、生在泉边,瑰丽无双。你看见的时候,无比喜爱,但你未必就想把它采撷下来。你只会安静地欣赏,然
 
后由着它继续生长在那儿,风轻云淡,孤芳自赏。”
 
    杨千叶:“哈?”
 
    李鱼越说越动情:“你见过精美的瓷器吗?青瓷,白瓷,晶莹剔透,美仑美奂!”
 
    杨千叶:“我……宝库里见过,最精美的贡瓷。”
 
    李鱼:“是吧?但你会想着一见了那样精美的瓷器,就一定想据为己有?你只会细细赏玩一番,然后把它放回原处,不忍毁坏,不想偷走,那只是对天工之物的一种珍惜,是
 
大爱!”
 
    李鱼被自己的伟大情操给感动了,但杨千叶马上就泼了他一盆冷水。
 
    杨千叶很不耐烦地:“少跟我废话,做为交换,我给你,你救我们,干不干?”
 
    “这个吧,真心不合适!再说了,千叶姑娘,你也别跟我摆出一副你贵不可言,如果把你给了我,就是我三生有幸的模样儿来。我这个人吧,特有自尊,男儿尊严岂容轻侮,
 
我认为……”
 
    “唰!”
 
    一口锋利的短剑架到了李鱼的脖子上,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
 
    杨千叶恨声道:“那我就干掉你,再杀出去!能出去一个是一个!”
 
    “我答应!”
 
    李鱼马上回答,连一丝停顿都没有:“我答应一半。”
 
    杨千叶乜视着他,眸光清冷。
 
    李鱼:“我帮你们!你们的处境,我已经清楚了。我帮你们避过追捕,再帮你们逃出大震关,这样,你们也不用费尽心机想着弄到过所。”
 
    杨千叶讶异地看着他,眸中渐渐露出感动的神色:“你……你冒险帮我们这么大的忙,不要任何回报?”
 
    李鱼缓慢而有力地点了点头:“不要!”
 
    杨千叶极其意外地看着李鱼,她真的被感动了,缓缓掣回剑,轻轻咬了咬唇,有些歉疚地对李鱼道:“想不到,你竟然是个正人君子,我……我一直以来,都错怪你了。”
 
    李鱼解释道:“那倒不是,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呐!你以为我不想?不过你这样,我真的觉得是对我的一种羞辱。男人也是有尊严的。你这样的条件,如果我答应,我就人
 
品沦丧、尊严扫地、无耻之尤……”
 
    杨千叶的手指抽搐似地握了几下剑柄,才勉强控制出一剑刺出去的冲动:“姓李的,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
 
    “什么?”
 
    “割了你的舌头!”
 
    杨千叶杏眼圆睁,咬牙切齿地说!
 
    房间另一角,罗霸道和纥干承基听不到二人脸色变幻,声调却始终低沉地在说些什么,但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李鱼在向杨千叶交待临终遗言。
 
    罗霸道摸了摸胡须,有些狐疑地道:“二弟,三妹跟李鱼,好像有一腿?”
 
    纥干承基喃喃地道:“不是好像,根本就是啊。奇怪,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了?”
 
    墨白焰和冯二止站在另一边,对李鱼和杨千叶的诡异模样同样满腹疑虑。
 
    冯二止忍不住低声道:“墨师?”
 
    墨白焰:“我看到了。”
 
    “墨师认为?”
 
    “哎,殿下长大了。”
 
    “可是,殿下也不能找这小子啊。论出身、论地位,他哪一点配得上咱们殿下?”
 
    墨白焰忧心忡忡:“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如果他真成了咱们的驸马爷,却不肯站在咱们一边,那时岂不糟糕?”
 
    冯二止动容道:“对啊!这……咱们怎么办?”
 
    墨白焰刚想说话,客栈前院儿一阵吵嚷喧哗声便穿透门板了扑进室内。
 
    褚龙骧、权保正亲自带兵搜上门来了!
 
 第179章 大智大贤大神通
 
    大队官兵护着褚大将军和权保正进了客栈,店掌柜的颠着屁股迎上来,领着官兵里里外外搜了一圈儿,便只剩下侧厢大队商旅单独租下的院落了。
 
    这时候,常书欣已经闻讯迎了出去,与权保正一见面,便笑道:“权保正,这么大的阵仗,这是做什么呢?”
 
    说着,常书欣笑眯眯的目光已经投注在褚龙骧身上。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瞧就晓得此人才是这一行人中地位最高的那位,只是褚大将军穿着便袍,一时之间他也不确定身份。
 
    权保正与常书欣很熟悉,常书欣常常通过大震关,来往与陇右和长安之间,对沿途重要人物都很注意来往,攀附交情,所以两人也是同席吃过酒、饮过茶的朋友。
 
    不过,今儿大将军遇刺,权保正虽然见了熟人,却也不敢过度表示亲昵,只是脸色稍缓了缓,对常书欣道:“这位是右武侯大将军、泾州道行军大总管褚大将军,今日有歹人
 
行刺,大将军震怒,本保正现在全镇搜捕刺客,还望常老爷配合一二。”
 
    说罢,权保正就一挥手:“搜!”
 
    那些官兵一拥而入,片刻功夫,就听喝斥声纷纷而起:
 
    “统统出来,贴墙站定!”
 
    “你,还有你,不许走动!”
 
    “刀枪放下,不许携带,否则,杀无赦。”
 
    常书欣听权保正一说,不禁往褚龙骧处深深望了一眼,上前长揖道:“晋民常书欣,见过褚大将军。”
 
    常书欣在长安城,也是许多大人物的座上茶,褚龙骧虽然位高而权重,不过他又没啥把柄在对方手里,所以态度不卑不亢,倒也尽显一代大商贾的从容风范。
 
    侧院里还有两幢单独的小院落,一处是常书欣的住处,一处就是李鱼这个客人的住处。
 
    房间里,杨千叶刚把李鱼愿意“义助”他等的情况向众人说明,官兵往院里一拥,众人顿时变色。
 
    冯二止把刀一提,咬牙切齿地道:“我们杀出去!”
 
    此时杨千叶已掠到门口,贴着门缝往外一瞧,变色道:“官兵很多,精锐尽出,恐难逃脱。”
 
    李鱼道:“你们先躲躲,我来应付。”
 
    墨白焰沉声道:“小神仙,如果现在从你房里搜出我们,你就是长了一百张嘴,也成了同谋,辩白不清的。”
 
    纥干承基也道:“不错!就算你现在冲出去告发,也脱不了同谋的嫌疑了。而且我们一定会咬定了你是同谋。”
 
    李鱼叹了口气,道:“李某一喏千金,既然答应了帮你们,就不会失言,何必出言恐吓。”
 
    此言一出,墨白焰和纥干承基冷笑连连。
 
    罗霸道不屑地道:“是么?如今只要被他们搜到我们,不管你怎么说,都逃脱不了干系了,运气好的话,跟着老子一起亡命天涯,运气不好的话,你就得当场丧命。可是你瞧
 
瞧,整个房中,只有你听到官兵闯入,依旧从容不迫,难道不是拿定主意要出卖我们?”
 
    李鱼乜视了他一眼,晒然道:“你只修武艺,不修心术的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方可制敌利害。自乱阵脚,有何益处?”
 
    此言一出,杨千叶和墨白焰同时露出讶然之色。
 
    要知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句话此时还未问世呢,那是北宋苏洵老先生的一句名言,到了后世,已是一句人尽皆知的形容词。李鱼信口就说出来了,其实连他也不知道这
 
句话的出处。
 
    听在杨千叶和墨白焰耳中,“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俨然就是出口成章的一句经典语录了。李鱼竟有如此才学?!一时间,小神仙在杨千叶主仆眼中
 
,形象立时又拔高了一截。
 
    墨白焰不禁暗想:“观此人言行,竟然是胸怀甲兵,腹藏诗书,难不成真是人中龙凤,民间奇才?殿下果然慧眼,若真能网罗他为殿下所用,嗯……虽然出身差了些,勉强也
 
可做个驸马。”
 
    罗霸道和纥干承基面面相觑,这俩货都是不识字的,虽然听得出这句话似乎很有意境,却不知道该如何表态。
 
    李鱼急急一挥手,道:“还不躲起来!”
 
    墨白焰率先响应,急忙道:“小姐,快!”
 
    杨千叶目光一扫,纵身跃向床榻,往榻上一倒,一把拉过被子,掩在了身上,乍一看去,就似李鱼刚刚午睡起了,被褥散乱,不走近了是不会注意到下边藏的有人的。
 
    墨白焰一见公主殿下登榻,马上一挥手,和冯二止一个藏在墙角放马桶的单扇屏风后,一个藏在了妆台侧面的三角形角落里。这两处地方距床榻近,一旦被人发现,二人可以
 
率先发难,救护公主。
 
    罗霸道指着自己的屁股急道:“我怎么办,我怎么办,行动不便啊!”
 
    纥干承基听官兵动静越来越近,心下也是着急,嗖地一下窜到他身边,伸手就要拔箭:“我给你拔下来!”
 
    “万万不可!”
 
    李鱼和罗霸道异口同声。
 
    二人顿了一顿,又是异口同声:“有倒钩,一拔,半拉屁股没啦!(小心溅一地血!)”
 
    怕溅一地血被人察觉端倪的是李鱼,担心少了半拉屁股的当然是这个屁股的主人罗一刀罗大当家。
 
    纥干承基急得跳脚:“那怎么办,那怎么办?”
 
    李鱼向上一指,道:“快快快,上房!”
 
    纥干承基来不及多想,纵身一跃,半空中团身一转,头下脚上地向上一窜,双足一个倒挂金钩,便稳稳地挂在大梁上,双手向下一伸,罗霸道赶紧伸出双手与他握住,纥干承
 
基便把罗霸道向上拉去。
 
    罗霸道屁股上杵着一枝箭,不好动作,李鱼见状,忙前上托了一下,恰在此时,门被撞开了。
 
    此时,李鱼刚刚用力向上一托,纥干承基配合地一提,将罗霸道整个人拉了上去,二人堪堪掩到梁上的刹那,撞开门的官兵目光扫入时,罗霸道的足尖恰恰收到梁上,看不到
 
了。
 
    但,李鱼却正双手高举,这个姿势却来不及掩饰了。卧在榻上,用剑悄悄将被子挑起一道缝隙观察着他的杨千叶,一颗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却见李鱼依旧举着双手,用力地抻了抻腰,张开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漫声吟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说罢,李鱼放下手臂,懒洋洋地向外走去:“你们是什么人,闯到我家来做什么?”
 
    墨白焰蹲在妆台旁,悄悄窥视着李鱼动静,明明室内藏了五个大活人,只要人家进来一搜,一个也藏不住,可他依旧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不禁有些恍惚,此等模样,与当年
 
从容赴死的先帝杨广竟依稀相仿。
 
    纥干承基躲在梁上,看着李鱼坦然模样,一时竟也生出些惺惺相惜的感觉:“就算是老子,此时都紧张的很。他竟如此从容,当真有大将之风啊。”
 
    榻上,杨千叶杨大姑娘的一颗芳心受到的震动更大。
 
    大梦谁先觉?这个梦和这个觉,显然不是表面上的意思,庄周梦蝶,生即大梦,那觉又是何意?觉醒是也。难不成,他真是一个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大智大贤者?
 
    杨千叶的心神一阵恍惚,忽然有些怀疑起自己之前逃离利州城时躲在李鱼所驾车辆底下时偷听到的谈话。李鱼那番话,究竟是真是假?有没有可能,他对母亲和吉祥所说的才
 
是假的,实际上他是真的具备大神通者?
 
    忽然之间,杨千叶觉得这种揣测大有可能。再向李鱼望去时,那背影也陡然神圣而伟岸起来。
 
    李鱼迎着两名官兵锋利的枪尖、警惕的眼神,潇潇洒洒,闲庭信步,手拢在袖中,掐紧了宙轮,心中只是得瑟着一个念头:“一个不对,老子立马倒档!有本事你咬我呀!”
 
 第180章 老褚招人
 
    李鱼挺胸走出房门,那两名持枪的军士便倒退了几步,给他让开位置,但目光还是警觉地飞快扫了眼室内,未曾发现什么异状。
 
    常书欣侧着脸儿,乜着眼儿,笑吟吟地对李鱼道:“小郎君,这位是右武侯大将军,泾州道行军大总管褚大将军。还不上前见过。”
 
    李鱼忙向褚龙骧拱手道:“久仰,久仰!”
 
    褚龙骧很是奇怪:“你认识我?”
 
    李鱼心中一窒,暗道:“我认识你个鬼啊,谁晓得你是哪根葱啊。不是古人听别人向自己通名报姓,就要‘久仰久仰’一下的么?我们电视剧和小说里都是这么说的啊。”
 
    眼见褚龙骧一副求知欲很强的样子,李鱼只得干笑一声,胡乱敷衍道:“啊……,是的!小可在利州的时候,曾经听武大都督提到过您褚大将军的威名,武大都督曾赞誉说,
 
您褚大将军,可以排入我朝十大名将之列,就算是他,也自愧不如。”
 
    只是排入十大名将之列,听着似乎是弱了点,但是唐初时候,名将实在是太多了,卫国公李靖、陈国公侯君集、英国公徐世绩、鄂国公尉迟敬德、鲁国公程咬金、河间王李孝
 
恭、胡国公秦叔宝等等,群英荟萃。
 
    所以,在这个名将辈出的年代,能被人恭维可列入十大名将,绝对不是贬低,而是无上的荣耀。李鱼想,武大都督和褚大将军都是武将,彼此应该知道对方,所以便拿武大都
 
督说事儿。
 
    褚龙骧一听这话,两只眼睛登时瞪的铜铃一般:“当真?果然?哇哈哈哈……”
 
    李鱼被他堪比低音炮的猝然大笑又吓了一跳:“难不成这位大将军打算唱一段?”
 
    就见褚龙骧乐不可支,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条缝:“武士彟那老东西,当面从不服我,原来心里对我也是钦佩万分的。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他一卖木头的夯货,凭啥瞧不起我
 
打铁的。”
 
    李鱼赶紧道:“英雄莫问出身,武大都督、褚大总管,那都是当世英杰,令人钦佩的。”
 
    不料这一记马屁却没拍中地方,褚龙骧摆手道:“不一样,不一样,老子有今天,是百战沙场,一刀一枪地拼出来的,老武不行,这个卖木头的夯货,巴结太上皇混出来的,
 
不如我,不如我。”
 
    李鱼听得一窘,原先听他话音儿,还以为武士彟真的一向不大瞧得起他,现在看来,只怕问题还是出在他的身上,这位褚大将军,未免也太心高气傲了些。他对武士彟这番评
 
断,可是涉及人身攻击了。李鱼只好不置一辞。
 
    褚龙骧道:“你是干什么的,缘何识得武大?”
 
    李鱼听了武大两字,嘴角不禁抽了抽,道:“不瞒大将军,武大都督乃小可之伯乐,大都督欣赏小可尚有几分才学,所以聘入幕府,执笔文书,处些理杂务,因此得与大都督
 
熟识。”
 
    褚龙骧“嗤”地一声,不屑道:“武大算个屁的伯乐,他既不会相马,也不会相人,只会看木头的产地与贵贱,没甚么了不起。既然你是武大幕僚,为何又出现在这里?”
 
    李鱼道:“大都督调任荆州了,而小可家眷都在长安,不忍远走,所以辞了幕府,欲往长安。待见了家人,另寻营生就是了。”
 
    “原来如此!”褚龙骧上下打量李鱼几眼,突地双眼一亮:“我观足下,气宇~轩昂。嗯,显然精通文墨。”
 
    李鱼愕然,气宇轩昂和精通文墨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褚龙骧自说自话,显然也不需要他理解,大笑两声,伸手一拍他的肩膀:“本官求贤若渴,嗯……很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做我的幕僚!”
 
    李鱼一脸茫然,常书欣和藏在房内绷紧了肌肉随时准备一战的五大高手也是满心的茫然。只有权保正老神在在,一副理当如此、就是如此的模样。因为他很清楚褚龙骧的目的
 
 
    老褚是武将,而且和武大都督那种武将不同,武大都督在利州统兵,出兵打仗的机会并不多,主要是后勤、武备和训练,驻军以震摄地方,行政上的事儿多。
 
    而老褚在西域却是时时在打仗,处处在打仗,他这个行军大总管,其实只是挂了个衔儿。
 
    毕竟,这么大的一个战区,朝廷必然要集结一批战将,其中自然有人担任后勤辎重、日常行政、战略参谋等各个环节的事情,那么褚大将军主要负责干什么呢?
 
    干仗、干仗、干仗同,就是一个干!
 
    本来,这种模式,他干的也挺好。可现在问题来了,李世民要调他回京述职,而且已经传出风声,想让他留守京中,担任戍守京畿的精锐军队的将领。这当然是一种莫大的荣
 
光,可是……这样的军队能有几次打仗的机会?
 
    老褚回京前,军中袍泽就跟他说过:“老褚啊,你莫觉得轻松,回京里当官儿,比咱们在这儿打仗还麻烦呢,非常的麻烦。你心眼儿直,又没读过书,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
 
,在那样的地方,很容易出问题。你去长安后,千万记得先请个有学问的先生,有这样的人物在身边指点着,你就不容易犯错。”
 
    褚龙骧把老战友的话牢牢记在了心里,可走到半途,又发了慌。因为他很少去长安,也不知道该如何寻个读书人来做自己幕僚。
 
    褚龙骧的一生非常单纯,从小被父母送去铁匠铺当学徒,跟着师傅学打铁。成年后从军,然后一直到现在,从一个小卒干到大将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