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但是眼见她眸中溢出的媚意,还有那唇角笑漾的小小得

发布时间:2018-08-04 20:57 浏览:
 闲极无聊的军师大人就吐出舌头,眼巴巴地等着上边滴水珠,玩得不亦乐乎。
 
    房间里,李鱼和龙作作两人对面而坐,衣衫……完整。
 
    那一日,“梅花三弄”,龙大小姐似乎已经品味到其中的美妙滋味,第二日便又找上了李鱼。
 
    这世间,所有的战争,只要你有足够强横的实力,都会愿意采用闪电战术,干净俐落地战胜对手,只有一种战争例外,那就是男女之间的某种战斗。
 
    持久战!
 
    这是双方最期待的战斗方式,并为达成这一目标,不惜耗费大量的军需辎重,竭力的不要尽快分出胜负。
 
    世事,就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而李鱼,当日完全不曾有过类似的经验,连续发动了两次闪电战,才成功地完成了一次持久战。不过,毕竟有一副强健的体魄,他的战争持续时间越来越长。
 
    而龙作作无论性情与体魄如何的强横,最初总是不堪伐挞的,妙不可言的滋味儿,是渐渐被开发、体会的,所以,最初如果李鱼已经是此中高手,对她而言,实是一种痛苦。
 
    两个人的潜力都是被逐步开发出来的,也都渐渐体味到了其中乐趣。
 
    房东大爷知趣地做起了守门人,此时坐在院前檐下的他,就以为房中那对年轻人,正在抵死缠绵呢。初尝情爱滋味,大概都是这样吧?
 
    老大爷眯起眼睛,望着灿烂的阳光,牙齿缺失了几颗的嘴巴咧开来,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他,想起了他当年刚刚成亲的那段日子,想起了他逝去的老伴儿
 
,那段时光,真是人生最美好的回忆啊。
 
    军师吐着舌头,仰着头,傻乎乎地等着冰剑上滴下水珠,对它来说,这也是它狗生中的一种乐趣。也许有一天迟暮之年,它也会想到这个温馨的下午,想到此时它傻傻的可爱
 
的样子,然后漾起温柔的眼神,一如此时的房东大爷。
 
    房间里,却并不像老大爷想象的那样子。
 
    李鱼和龙作作衣装整齐,都坐在炕沿儿上,神情迥异。
 
    李鱼抿着嘴儿,透着些毫不妥协的倔强。
 
    龙作作瞪着李鱼,眉梢儿微微地挑着。
 
    “你娘就是我娘,当然该接来奉养。至于那个吉祥,我给她一笔钱,再帮她找个好人家嫁了,还不行吗?”
 
    李鱼抿着唇不说话。他已经把吉祥和母亲的存在告诉作作了,龙大小姐先是大光其火,然后只能无奈地面对现实,没办法啊!虽说男人入赘,就是女方当家,但是你叫她休了
 
李鱼,大小姐不舍得啊。
 
    可是叫她接受吉祥,心里又实在不甘不愿,凭什么啊!自古以来男人入赘,很大程度上就相当于男方出嫁,男女位置互换,这样的男人哪有资格再拥有第二个女人?
 
    再说了,就算李鱼不是入赘,以她龙家大小姐的身份地位,想纳妾进门儿,也得她先点头才成啊。先斩后揍,你把老娘摆哪里?
 
    可惜,龙大小姐提出的解决办法,李鱼先生显然并不满意。
 
    而偏偏,龙大小姐又懊恼地发现,她在李鱼面前,真的摆不出对待入赘男人的派头儿,而且瞧他那副死德性,也是完全没有入赘的觉悟。
 
    “行吧!他当家就他当家,本姑娘懒得跟他计较。”
 
    龙作作这样想着,终究有些不甘心,声音便有些硬梆梆的。
 
    “你跟她,睡过了?”
 
    “没!”
 
    龙大小姐心里舒坦了些,这么说来,好歹他的第一次是我的。
 
    女人强势的时候,占有欲其实和男人一样的强烈,甚至还要更加的强烈。
 
    “那好吧……”
 
    龙大小姐冷冷地道:“可以把她接来,但是,我大,她小,你没问题吧?”
 
    李鱼思索着:“就吉祥那柔怯的劲儿,她应该会同意。再说,就作作这性情,能这么低声下气,已经是难为了她。而且,我找到吉祥和老娘,就得带她们亡命天涯,如果能避
 
身龙家寨,也不错。何况,这几天相处下来,感觉作作也就是娇纵了些,嘴巴不肯饶人,其实蛮豁达的性子,人也善良,会善待吉祥的……”
 
    这厢考虑的久了些,龙大小姐慌了。
 
    冷冷的声调没了,挑起的眉毛弯了,声音带了些小委屈。
 
    “咋?你不愿意呀?人家……又没提过分的要求,你……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她认识你虽然早了些,可毕竟是咱们……先做了夫妻……”
 
    龙作作低了头:“难不成,我龙作作还得给人做小啊?再说了,毕竟是住到我家里来。你说,我要是千挑万选的,最后就这样结局,还不得把我爹活活气死?你让人家……人
 
家以后在寨子里咋抬头见人?”
 
    难得看到龙大小姐这样低声下气说小话儿,李鱼心中一怜,不禁温柔地握住了她的手:“说什么呢,傻丫头。”
 
    李鱼忽然看到龙大小姐颊上竟有两行泪珠,心中更是爱怜,忙把她拥在怀里,温柔地抚摸着她栗色的长发:“我没说不答应啊,你看我,像是那么欺负你的人么?我刚刚是在
 
想,到了长安,怎么跟她们说。”
 
    龙作作放了心,谁叫她爱死了这个男人呢?本来,只是喜欢,只是觉得从小到大,就这么一个男人叫她心动了。可是,自从有了鱼水之欢,一切就都不同了。
 
    女儿家天生与男人不一样,纵然强横如她,尤其是西北民风,她耳濡目染的,怎么可能不受影响。身子跟了他,心还能放在别人身上吗?况且,两人正是鱼水合欢,恋奸情热
 
……啊不,如胶似漆的时候。
 
    龙作作抬了头,依依不舍:“那……非得你去长安吗?要不……要不派人去?”
 
    “那合适吗?那是去接我娘啊,我自己不去?”
 
    “嗯……,那我跟你一起去。”
 
    “你别开玩笑啦。咱俩的事儿,你爹还不知道呢。你跟我去,怎么跟他说?要是叫他知道我没有三媒六证,下聘纳采的娶你,就先把你睡了,我那老丈人还不得打断我的腿?
 
 
    龙作作“噗嗤”笑了,嗔怪地白了他一眼:“什么呀,别占我便宜哈,明明是我把你睡了!”
 
    李鱼又好气又好笑:“你呀,就是一张嘴巴厉害!”
 
    “是么?”
 
    龙作作扬起眸,眸中有一抹妩媚:“怎么承认我嘴巴厉害了?”
 
    饶是这两天刚尝了荤,两个人都不知节制,旦旦而伐,大快朵颐,早该“吃得饱了”,但是眼见她眸中溢出的媚意,还有那唇角笑漾的小小得意俏美,李鱼还是心头一热,忍
 
不住就想把她就地正法。
 
    只是此时实在不合时宜,李鱼也就只能伸出手指,恨恨地摁了下她性感的唇。
 
    龙作作恶狠狠地张口一咬,嘴巴一合时,便变成了温柔的吮住。剪水双眸微微一扬,笑望向李鱼,那种挑逗的意味……,真是个妖精啊。
 
    李鱼快受不了啦,赶紧抽回手:“你呀,真是受不了你。那,我就先跟常老爷回长安,待我接了娘和吉祥就来。”
 
    “嗯!”
 
    情知分别在即,作作好生不舍,忍不住抱住了他,幽幽地道:“那你要快去快回。还有,回来后,赶紧向我爹求亲,咱们……咱们……”
 
    作作的俏脸儿晕红起来:“我怕万一已经怀了,到时挺着肚子成亲,多丢人的。”
 
    李鱼笑道:“我这一去一回,最多两个月。哪有那么快显怀的,你当你是小狗儿啊?”
 
    “敢骂我,咬死你!”
 
    龙作作呲了呲小白牙儿,重新扑进他的怀抱,幽幽叹了口气:“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反正,你快去快回。要是三个月还不见你回来……”
 
    龙作作端正了身子,瞪着李鱼:“我就去长安寻你,掘地三尺,挖你出来。我告诉你,本姑娘发起火来,连自己都怕!”
 
    寨子里,一行车队缓缓行来,中间一辆长途马车,四周全是轻骑刀客,房东大爷眯着眼睛站起来,军师也不再玩接水珠的游戏了,一人一狗,都好奇地看着这一行人。
 
    常书欣常大老爷一掀帘儿,从车子里走出来,微微侧头,斜着眼神儿,笑眯眯地道:“小李呐,不是要跟咱爷们儿去长安嘛,赶紧着哇!”
 
 第173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听说常书欣已经到了,李鱼马上从屋里出来。他的行装早就已经打点好了,龙大当家那里也禀报过了,龙大当家听说他是在龙家寨有了落脚点,想去长安把老娘接来,倒是十
 
分赞成,毕竟家眷也住在龙家寨,这人对龙家寨也就更有归属感。
 
    龙作作跟出来,远远地站住,却没靠近,因为此时寨中一些听说了信的人都来相送,像慕子颜、李宝文、魏岳等和李鱼一起出生入死过的朋友都来了,龙作作不好过于接近。
 
    这些人对李鱼都很热情,要不是知道李鱼此去最多两个月就回来,这些人少不得要送些野味土货给他捎上。
 
    李鱼和众人寒喧了一番,直到常老爷不耐烦了,向他催促了一声,这才向大家抱拳告罪一声,扳鞍上了马。
 
    因为众人都在,龙作作一直默默地站在人丛中,不曾发一言。等到李鱼上马,向她望来,龙作作竟尔垂下了双眸,似是不忍离别。
 
    李鱼望着龙作作,重重地一抱拳,双腿一磕马镫,骏马迈步向前,李鱼的心忽然觉得无比踏实。
 
    自从莫名地来到这个世界,认下潘氏这个母亲,那成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牵挂与责任。再到今天,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已经成了他的女人,对于这个世界,他越来越有归属感
 
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