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十七名刀客率先上前将捕神与木婉清团团围住却丝毫没有一点群狼猎

发布时间:2018-08-21 13:11 浏览:
想要七日断魂散的解药是吗?好,我就成全你!”说罢,姚千树自怀中掏出来一个小药瓶。“看好了,这就是七日断魂散的解药。”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着实令人气愤不已。姚千树右手一抛,那装着解药的药瓶纵然掉落下去,被熊熊烈火所吞噬。“只可惜,现在解药没了,哈哈哈……”
 
    “姚千树,我要杀了你!”愤怒蒙蔽了捕神的双眼,当下气急败坏的扑杀过去。姚千树抄起一把短刀相迎,捕神伸出麒麟臂浑然相抗。姚千树的短刀打在捕神的麒麟臂上,赫然没有效果,反倒是被击断了。捕神右臂猛搭在姚千树紧握短刀的那一只手上,右臂慢慢内弯,跟着短刀的刀柄弯折了过来,到了捕神的手中。下一刻,捕神持短刀,刀锋抵进了姚千树的胸口,刀刃越来越弯,弯成了个半圆。募地里拍的一声响声,姚千树痛呼疾首,短刀赫然刺进了姚千树的小腹。姚千树大叫一声,向后便倒,捕神又愤愤的补上了一拳,将姚千树打入了火海之中。
 
    那梁子翁见状,也刻不容缓的出手,生怕再晚一步,自己也会落得个跟姚千树一样的惨死下场。赫然一掌,猛地拍在了捕神的后背之上。捕神顷刻间倒吐一口鲜血,不过身形未离开半步。
 
    捕神转过了头,不过嘴角上的血渍怒视着梁子翁,被捕神这么一瞪,那梁子翁当下里也是有些慌神,自乱了阵脚。梁子翁的眼里全然都是惊讶和诧异,又过一会儿,诧异之中混入了恐惧,害怕的神色越来越强,变成了震骇莫名。
 
    捕神快步上前,纵使全身气力凝聚在了双指之上。当即左手快速的挥出,梁子翁还未反应过来,捕神的两根手指猛戳梁子翁双眼,皮肉陷入数寸,双目血渍迸射而出。
 
    “啊……我的眼睛……”梁子翁哭喊着,欲哭无泪,鲜血掩盖。随后捕神反退使出了“风神腿”,接连数脚横踢而出,每一脚都带着对这些人的仇恨以及对木婉清的愧疚之意。
 
    陡然间,梁子翁俯身掉落了下去,落得跟姚千树一样的下场,均是被烈火吞噬而死。
 
    火势已然蔓延,这座木台已经支撑不住了。捕神抱起昏迷的木婉清,一跃而下。同一时刻,木台倒落,彻底的被大火所吞噬殆尽。
 
    不过落到了庭院之中,依旧是身陷重重包围之中。十大恶人、无数名刀客杀手虎视眈眈,这一场硬仗真不知道要何时方才能够结束。
 
 第三十六章 迟来的救兵(上)
 
    “捕神,快束手就擒吧!”十大恶人握着兵刃的手紧了紧,似乎感觉胜败已定。不过这也多亏了梁子翁拼尽了性命与捕神消耗,不然的话,他们也不可能捡了个漏。
 
    此刻的捕神着实没有了再与他们相抗的精力,右臂麒麟臂所传来的剧痛也不知道是处于怎样的一个伤势。但愿麒麟臂没有遭受重创,不然捕神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杜杀操起手中的大刀,举步冲将上前。这个时候,一把杀猪刀飞射而来,拦下了杜杀的脚步。杜杀见状,立稳了身形,“是什么人,胆敢阻拦老子?”
 
    登时间,三个壮汉如牛的身影一跃而出。操刀鬼曹正,一把杀猪刀屠遍天下鲜有敌手;人厨子彭连虎一把血鞭挥动自如;花面郎一把扇子行走天下莫敢挡。三位成名的江湖高手赫然站到了捕神那一边。
 
    “操刀鬼、人厨子、花面郎,你们三个人这是什么意思?”杜杀抚刀而立,一声喝问道。
 
    “杜杀,你们以多欺少,还讲不讲江湖道理?”操刀鬼手握着杀猪刀大喝着,声音嗓门格外的大,整个院落内都能够听得到。
 
    “哼!江湖道理?我看你们三个人是与捕神一伙的!”杜杀嗔怒一视,显然是不把他们三个人放在眼里。
 
    捕神将还在昏迷的木婉清放在地上,看向了彭连虎三人。“三位兄弟,你们怎么来了……”
 
    “捕神兄,你如此大义,我们三兄弟又怎能眼睁睁的看你来送死呢。”彭连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平日里他可是谁人都不待见,很少能够看到他笑,今日却是难得一见的笑了。
 
    花面郎上前搀扶着虚弱重伤的捕神,操刀鬼一手扶起木婉清,一手搭在捕神肩膀上。“捕神兄,这里有我们三兄弟替你抵挡,你快些带着木姑娘离去吧……”
 
    捕神万万没有想到,这操刀鬼曹正三兄弟竟然会不惜原路前来搭救,当真是交对了朋友。“三位兄弟,这里并不安全,他们人多势众,你们三个人恐怕难以对付啊……咳咳……”
 
    花面郎扶摇一扇道:“捕神兄勿忧,我三兄弟虽然不能力压群雄,但是拖延一会儿还是可以的,你只需要带着木姑娘离去就好,你与木姑娘受伤都不轻,不宜久待啊……”
 
    “是啊捕神兄,你就放心吧,我们三兄弟也不想把性命搭在这里,自然有分寸。”彭连虎急忙推着捕神欲要走。
 
    捕神也没有办法了,当下只能暂时依靠彭连虎三人了。“也罢,三位兄弟切莫小心!”
 
    “哼,就凭你们三人还想要救走捕神,当真是不自量力。给我上!”杜杀挥刀下令,其余十大恶人,万千刀客、杀手顿时蜂拥而上。
 
    彭连虎挥甩着手中的血鞭,一把长鞭在手,登时甩落出去,悍然栓住了三名刀客的兵刃。那三人竟然是抽动兵刃无法,对这长鞭束手无策。紧接着,彭连虎猛地一挥动手中长鞭,三把兵刃登时一甩而起,随着彭连虎手腕不停晃动飞甩,长鞭带着三把兵刃一同甩动。“砰”的一下子,三把兵刃脱离长鞭,霎时间刺入了三名刀客的胸膛,登时死亡。
 
    那颜路手握烧火棍对着花面郎轰砸而至,花面郎不慌不忙手抚铁扇扶摇一闪,一手按住了他的烧火棍,另一手铁扇旋挂划去。
 
    颜路双手不曾撒开烧火棍,旦见他脖颈来回闪动,那花面郎倒也是击打颜路头部不中。黑瞎子肖锋虽然在十大恶人之中排行最末,双眼已瞎,但是心里却是明亮,一双耳朵明辨四周,弥补了双眼的缺憾。旦见他凭着声响,双耳上下翻动,对着那花面郎左手一探,右拳上下狠抓。
 
    颜路与肖锋两人夹击,这花面郎一面挡住了颜路的攻击,却不曾想肖锋右手一探,已经抓住了他的铁扇,猛地往怀里一揣。肖锋又不肯撒手放开花面郎的铁扇,就要将花面郎的身子拉扯过来。这一拉之下,那花面郎的身子晃了几晃,铁扇居然并未脱手。
 
    这一拉猛拽还是未曾将花面郎手中的铁扇撼动下来,肖锋当即手上加劲。花面郎暗劲里发动内功,往铁扇上运劲。肖锋登时撒手后退,铁扇平放在花面郎掌心。
 
    那肖锋夺扇未果,气焰未消,当下又是疾步以鬼影魅步蒙蔽花面郎双眼,双手成爪竟然在几秒钟演变出手十几下。这花面郎手中铁扇来不及抵挡,竟然被狠抓了三下,倒退而去。
 
    狮吼江志舆以狮吼功闻名,他这一吼,劲力十足,狂音四起,令得在场的诸多人士不忍的捂住了耳朵。操刀鬼曹正刚好与江志舆站在对面,被他这么一吼,音波功力全然击中了他。旦见操刀鬼曹正耳膜内极速出血,手中急剧乱颤,竟是连刀也拿捏不住了。
 
    而另一旁,捕神背着木婉清欲要突破包围。虽说有操刀鬼曹正三兄弟替他抵挡住了十大恶人,不过眼前还是有着万千余人的刀客与赏金杀手这些喽啰杂鱼,一时间还是难以突围。
 
    十七名刀客率先上前将捕神与木婉清团团围住,却丝毫没有一点群狼猎兔的气势。依稀间能够看到他们握剑的手微微颤动,虽然人数上占据了优势,可是却没人敢再上前一步。他们都清楚捕神的厉害,虽然说捕神现在身受重伤,但是一样令人有着些许的忌惮,没有一个人敢于带头上前砍杀。
 
    捕神背着木婉清站在圆圈中间,凛然而立。目光侧微,木婉清依旧还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但是还能够感觉得到微薄的呼吸,但是呼吸急促间越发混乱。捕神身上也是鲜血缓慢的流淌,原先经过木婉清之手巴扎的伤口也挣脱开裂了。不能再如此耽搁下去了,必须尽快的突围。
 
    不远处的平台上,祝千叶遥遥的看着这一幕。此刻的祝千叶脸上表情复杂,难以描述。不过这一刻,他细心筹划了大半年,为的就是要除掉捕神,因此,决不能失手,否则前功尽弃。
 
 第三十七章 迟来的救兵(下)
 
    “给我拿下捕神,谁若是取得捕神首级,老夫重重有赏!”祝千叶吼动了一嗓子,他武功低微,自然不敢亲自上前,还是要靠手下的这些虾兵蟹将。
 
    捕神大喝一声说道:“哪一个先来决一死战!”
相关阅读